滤镜理论

写想写的。

[农贾] 合理猜测(上)

* 架空/校园

* 预计上中下三发完结

* 说不定会改名

* 请勿上升真人


#

放学的时候又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落在还未干透的路上,溅进小小浅浅的水洼。

黄明昊没带伞,也不高兴淋雨走回去,就躲在教学楼门口的角落避着。几个认识的同学经过,招呼他来蹭伞一同走,结果都被他笑嘻嘻地回绝:“我们根本不同路,别坑我了。”

“你陪我走回去我再把伞给你不就得了。”王琳凯转头时脑后的小辫子一晃一晃的,还不小心扫上了范丞丞的脸。

后者正低头打游戏打得起劲,被辫子轻飘飘地拍了一巴掌也没空去教训,只嘴里喊,王琳凯你这辫子迟早有天要被老韩给剪了!

黄明昊乐得要命,“老韩可不敢剪,剪了就该见小公主哭了。”

“去你丫的小公主!”

人是精瘦,但王琳凯力气一点也不小。黄明昊敏捷地躲开踹过来的一脚,哈哈笑着拿书包挡在身前,飞快讨饶,“我错了我错了!小鬼!王琳凯!凯哥!”

雨声又变大了,雨点噼里啪啦地连成一片,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打了个瞌睡碰翻了水杯。

“行了走吧,我看天气预报说接下来的时段可都有雷阵雨,”范丞丞打完了一局,终于抬起头,“黄明昊你走不走?”

蹲在地上的男孩有些动摇。他不太想绕远路,但这雨也不像是要停的样子。

正巧身边的玻璃门上晃过点影子,黄明昊转头朝楼里看了眼,看见楼梯边站着个瘦高男孩,白色的校服衬衣隔着玻璃晃人眼睛。

黄明昊认得他,陈立农,隔壁班的台湾人,一讲话就带出一股湾湾偶像剧的言情味,总有好些个男生女生爱以此拿他打趣。

不过会认识他的更主要的原因是这位来自海岸对面的朋友转来后就住在他家楼下,虽然他俩平时讲话的次数少的可怜,每每都是刚打完招呼就各自有事被叫走了。

“你们先走吧,我再等会儿,反正不急。”黄明昊拍拍裤子站起来,把书包重新挂回肩上。

王琳凯也不跟他客套,冲他比了个中指就拽了范丞丞撑开伞冲进雨幕。还没来得急把自己带的伞拿出来的男孩一下子被雨水淋湿了手臂,骂骂咧咧地弓腰躲进王琳凯的伞下,两个人推推搡搡地抖落不少雨滴在身上,倒是白撑了一把伞。

黄明昊又笑起来,冲着那两个背影大喊:“你们还不如把伞留给我呢!”

范丞丞回头,还真远远把自己那把伞抛给了他。

黄明昊慌忙上前一步去接,再抬头就见范丞丞已经勾着王琳凯的脖子成功夺走雨伞的控制权,得意地回头冲他笑:“那我叫小鬼先陪我回去了,反正王琳凯助人为乐!”

雨声把少年人的笑骂声盖得闹哄哄的,再不久就跟着脚步飘远了。黄明昊站在原地抛了几下伞,下意识又回头去看教学楼内,不料穿着白衬衣的乖学生就站在他身后,视线对上时对方还略显慌乱地瞪了瞪眼。

“嘿,怎么不回去?”黄明昊人缘不错,学校里的人都认识得七七八八,也就习惯了只要碰见人就要打声招呼。

陈立农像是没听清,木讷地朝他歪歪头,单肩背着的书包还敞着拉链。黄明昊只好又重复了一遍,顺便指指他的包提醒他拉上,然后又招来男生一通的手忙脚乱。

“你急什么,包里又没什么宝贝,”黄明昊看着好笑,“你不走吗?”

陈立农终于关上了难对付的包,转过身朝他有些犹豫地摇摇头,“嗯……我没带伞。”

“哎哟,还好范丞丞留了把给我,我刚看到你还打算找你蹭伞来着。”黄明昊晃了晃手里的伞,接着笑着问:“那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这回陈立农没有呆愣愣的,直接点了头。

 

#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生共撑一把伞还是挤了点,没一会儿肩膀手臂上就晕出了大大小小的水迹。

陈立农长得比黄明昊还要再高些,举伞这件事便由他主动承包。

阵雨声势浩大,雨点子密密麻麻地落下来,入耳皆是哗哗的水声。黄明昊不喜欢沉默,但也摸不清身边这位看上去乖得很的邻居校友是不是情愿搭理他。他俩虽然住的上下楼,但在学校不同班,算不上熟悉。

“你刚才站着是想等雨停?”黄明昊从包里翻出两根下午在小卖部买的棒棒糖,塞了一根在陈立农空着的右手里。

“是啊,雨太大了啦,”他的尾音弱了下去,低嗓带出软软的调子,“可乐味的?”

“嗯,你不喜欢?”黄明昊刚拆完自己的那根,就直接举着往陈立农嘴边送了送,“这个是草莓味的,要和我换吗?”

男孩似乎被快戳到自己脸上的糖果吓了一跳,睁着眼朝黄明昊眨了几下,又看了看那颗粉色的圆形糖果。黄明昊只当他是在纠结,摇了摇手笑眯眯地开始倒数,三、二——

在数到一之前,陈立农低头咬走了那颗散着色素糖精味道的糖果,把可乐味的那根塞进黄明昊举着的手里。

“谢谢。”他叼着糖果口齿不清地道谢。

黄明昊满意地笑起来,低头去拆糖纸,只是他指甲留的短短的,剥起来有点费劲。

“吃了我的糖就要和我认识喔,明明住那么近。”

陈立农含糊地点点头,看他实在拆不开就把伞往他手里送,拿过糖果手指拨弄几下就把糖纸给撕开了,“我转来没多久,还有点不熟。”

“不熟的话多说说话就熟了。你是不是放学后还有社团活动啊?总觉得我回去的路上都不怎么看到你。”

陈立农拿拆好的糖换回了伞,剥下的糖纸无处可丢便被收进了校裤口袋,“最近话剧社在给校庆排节目,每周都有几天留下来排练,会弄到比较晚。”

黄明昊来了兴趣,“原来你是话剧社的啊,你演什么?”

黑发少年似是有些害羞,笑了半天支支吾吾地不开口,重复了好几遍,说出来不要笑喔。

“不笑不笑,你告诉我,我肯定不笑。”黄明昊绷紧了脸,圆溜溜的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陈立农挠挠头,双眼弯弯的,别过脸悄悄开口,“是演王子啦……”

这个年纪的男生早就没有小时候的王子梦,提及这样的话题也只觉得是小女生的粉色幻想,哪儿有游戏或漫画里的热血主人公来的帅气。陈立农说完就有些想叹气,瞥了眼黄明昊,倒是真的没笑。

昏黄的街灯把阴天傍晚的暗沉天色烧出一个个洞,温暖的光轻轻柔柔地穿梭过雨幕落到黄明昊肩上。他把糖果的纸棒咬得有些变形,眼睛沾了些碎光在伞下的昏暗里亮晶晶的。

“王子多好啊,这种可都是找帅哥演的,有权有势的还有公主。”

“可是现在也没有人喜欢什么王子了吧,很土欸,”台湾男生抱怨起来像是软糯的年糕,“而且演王子的话就是主角了,我还没有能当主角的能力啊……”

路口的信号灯闪烁几下跳成红色,转弯的车飞驰而过溅开一片水花。黄明昊手疾眼快地拉住垂头丧气的陈立农往一旁躲开,手在他背上拍了拍,老神在在地说:“既然选了你就是肯定你了嘛,你只要把要做的做好就行。”

他笑得漂亮,不掺一丝的假意。

陈立农举着伞,看他低头嘟嘟哝哝地一边抱怨一边抖抖还是溅上了雨水的裤管,手腕朝他那儿稍一用力,伞就倾靠过去几分。

“对了,还不知道你到底演的什么王子呢。你们排的什么剧?”黄明昊半弯着腰抬起头,像极了他白天在后操场的墙上看见的猫。

陈立农咬碎嘴里的糖,人工合成的草莓味甜腻地占满口腔。

“哈姆雷特。”

 

#

周三的早自习有英语小测,黄明昊趴在桌上正补觉的时候卷子就发了下来。

范丞丞坐他后面,伸腿就踹了一脚他的椅子,黄明昊顿时惊醒,迷迷瞪瞪地骂出一声我靠。

“黄明昊,不许说脏话。”代英语老师来监督的韩沐伯敲敲手里的板擦,手边的点名册刚摊开。

范丞丞笑出声,黄明昊转头就冲他翻了个白眼。

“行了,范丞丞你也别皮。先点个名,然后给半小时写,”韩沐伯拿出笔,“陈默?”

“到。”

……

……

“王琳凯?哦对,他今天请假。”

韩沐伯低头拿笔在名字边上划划写写,黄明昊趁机蹬着椅子往后靠,侧身拍拍范丞丞的桌子,“小鬼怎么请假了?”

范丞丞从发呆状态里回神,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大概昨天淋雨淋得感冒了吧。”

黄明昊皱皱鼻子,一副无话可说的模样,说,皮是一样皮,怎么你就没感冒。

范丞丞没回答,伸脚又踹了一下黄明昊的椅子。

 

午休时黄明昊在食堂看见了陈立农,他端着餐盘正在找座,黑溜溜的眼睛苦恼地转来转去。

黄明昊举起手挥了挥,朝他大喊了一声名字。

陈立农有些惊讶,愣愣地看着举高手臂的男孩。周围有好些个同学投来目光,他发觉后不好意思地一边笑一边慌忙走过去。

“黄明昊你吓谁呢!”范丞丞被他这一嗓子喊得脑袋发懵,肩膀还被他那只手臂撞了一下。

“谁有兴趣吓你啊,我这不是在打招呼么。”

陈立农过来时范丞丞正想上手教育,但看见隔壁班的人来了还是放下了手。

黄明昊没搭理他,对着陈立农怕拍范丞丞的胳膊,说,这我们班的,范丞丞。

我知道,陈立农说,我见过。

“我也知道你,小鬼被拉去你们那话剧社当后勤的时候提过。”

黄明昊大惊,“我怎么不知道小鬼被话剧社的给拐走了?”

范丞丞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筷子戳进黄明昊盘子里的鱼,“上礼拜五放学的时候不和你说了吗,小鬼要去帮忙所以不打球了。”

黄明昊挑食,不吃海鲜,就是河里的鱼也因为嫌麻烦不想挑刺而吃得很少。他看范丞丞一次两次地夹得累,索性把整条鱼都挑进了他盘里。

陈立农咬着筷子看着那条鱼,仿佛能感觉到有根软刺划过喉咙。

“他怎么去话剧社搞后勤了?”

“打赌输了,黄新淳把他骗去的,”范丞丞想到什么,抬头问陈立农,“王琳凯病了你知道吗?”

陈立农一直安静听着,突然被问到也只是摇摇头,抬起的眼睛黑黝黝的,无辜的很。

“那你们后勤少了一个人没事吗?”范丞丞好心提醒。

陈立农思考了一下,觉得好像还真不行。校庆的活动搞得声势浩大,整天和别的组抢礼堂和排练厅就已经够累了,舞台布置和后台准备更是一直人手不足,总归是能多拉来一个人就多拉一个人。

他无奈地说当然不行啦,笑起来时那对眼睛又眯成了缝。黄明昊怎么想都觉得范丞丞这问题问的奇怪,但精明的脑袋瓜还没来得急开动就被范丞丞截了话头。

“那让黄明昊替王琳凯去给你们打下手呗,反正黄新淳也和他熟。”

黄明昊怎么也想不出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瞪着眼朝范丞丞喊:“关我什么事?”

“黄新淳叫我去顶替小鬼的位置,但我不是要准备竞赛么,就把你的名字报过去了。”

范丞丞说完估计也知道要被教训一通,直接举起双手挡在脸前。黄明昊一时想不出该骂什么,瞪了他好一会儿,陈立农倒是又笑起来,说,那我们就是同事了欸。

乖乖头的黑发男孩看着挺开心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下垂眼的缘故,反正黄明昊觉得要是自己拒绝了,八成他就要露出茫然无措的表情来,像是自己欺负他似的。

“就帮个忙吧,陈立农不是也和你认识吗?”

范丞丞这句话堵得黄明昊一时无言。好歹人是他主动去结交的,今天吃饭也是他把人招来的,当面拒绝了好像真不太好看。

陈立农朝他眨眨眼,也不说话,黄明昊叹口气,夹走了范丞丞盘里最后的一根排条。

“就说了怎么淋雨淋得感冒的不是你!”


- TBC -

上一个月刚希望他们能变熟拉了个郎,这个月就吃到了糖,我的冷圈雷达真的一直都在正常运行吧😪

评论(4)
热度(77)

© 滤镜理论 | Powered by LOFTER